网站首页  |  剧团概况  |  精品剧目  |  演职员风采  |  艺术动态  |  影音欣赏  |  精彩剧照  |  艺术感悟  |  网络办公
剧团概况
领导班子
机构设置
荣誉集锦
员工活动
剧团介绍(视频)
 
 
找到吸引人、感染人的“戏魂”--豫剧现代戏《焦裕禄》创作谈之一
 

找到吸引人、感染人的“戏魂”--豫剧现代戏《焦裕禄》创作谈之一

时间:2016-12-08 09:47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姚金成、张平 点击:

  豫剧现代戏《焦裕禄》此前收获了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戏剧组第一名、文化部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优秀剧目展演奖,此次在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上又获得文华大奖与文华表演奖。作为主旋律作品,演出反响之强烈、观众口碑之认可,近年来均属罕见。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其秘诀何在?主创、演员以及剧团管理者在对剧目不懈追求与不断打磨中,遵循了什么方法与原则?豫剧现代戏《焦裕禄》主创团队对该剧的创作心得或许能为今后戏剧作品的精品打造、高峰攀登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

  编剧姚金成:

  2010年重写《焦裕禄》,是我创作生涯中最为艰难的一次经历。其难点有二:一是如何把大家耳熟能详的题材既写出新意,又不脱离大家对焦裕禄的“经典印象”;二是如何把半个世纪前的往事写得既有历史深度,又能获得当代观众的观赏兴趣与情感共鸣。

  “高大全”模式几乎成了此类创作的魔咒和痼疾。每一次创作英模人物题材,我都一再告诫自己一定要诚恳面对生活的真实、人性的真实,写出英雄人物在人性的起点上,在所遭遇的独特情境中内心的矛盾、痛苦和挣扎。

  为了重新认识、感受焦裕禄的精神世界,我几次到河南兰考深入生活、座谈采访、查阅资料。焦裕禄所处的是特殊时期,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困难的局面,面临着很多无法解决的矛盾,内心深处的纠结和困惑也是必然的。这是重写《焦裕禄》的思想起点。

  在剧本创作中,不管是经典素材,还是新挖掘的素材,我都力图用新的视角来开掘、强化其中的戏剧性和思想内涵,使其呈现出新的思想力度和审美风貌。

  在“火车站礼送乡亲”一场中,寒风刺骨、大雪纷飞,焦裕禄为百姓饥寒交迫、背井离乡,自己却无力救助而痛心自责,他含泪向大家深深鞠躬致歉,殷切嘱托,施礼相送……这是从实际出发的政治态度和“以人为本”的情怀。

  在“购买议价粮风波”一场中,其内心的犹豫、权衡、纠结,显示出焦裕禄人性的光辉。“饿死人绝不是党的政策!让老百姓吃饱饭错不到哪里去!”这些脱口而出的大实话使焦裕禄的形象朴素亲切,也使得党性落地入心。

  “病床上痛斥浮夸风”一场,是焦裕禄对当年“浮夸风”错误的痛切回应。作为亲历者,他有切肤之痛。他说:“过量征购将给老百姓再次降临一场灾难!这不是天灾,是人祸!”在这里,焦裕禄的党性和对党的忠诚,与对百姓的悲悯之心,与善良的人性是融为一体的。

  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当贫富差距、干群关系成为令人忧虑的社会问题时,这些话具有振聋发聩的力量——其朴素的人性力量对当今社会现实的针砭和观照,契合、呼应了时代的需求和群众的强烈愿望。这应该是豫剧现代戏《焦裕禄》在今天走红热演并多次获奖的根本原因。

  导演张平:

  如何使《焦裕禄》既思想精深又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我和剧组同仁历时6年创作,饱尝艰辛。

  在此剧的导演创作中,我始终遵循3个标准。

  一是好的故事。好的故事要有完整性、深刻性和典型性。我在全剧中抓住“三个对不起”和“一个敢担当”,再加上临终遗言,力求把故事讲得既清晰简洁又有精神高度。

  二是活的人物。焦裕禄既是县委书记,又是丈夫、父亲,是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人,不能概念化。在表演方面,既借鉴话剧的内心体验,又要充分展示中国戏曲程式舞蹈化的外部表现。贾文龙在整体表演方面把握得恰到好处,蒿红伟、陈清华、陈秀兰、陈晓兰、辛艾、郑娟等均以高超的艺术修养完成了自身的人物塑造。

  三是新的艺术创意与探索。这又包括三方面。

  第一,舞台表演造型的诗化与写意性。根据题材内容的要求和当代观众的审美,我们创作了大量新的舞台人物造型。如车站送别时的民众雪中集体造型,焦裕禄带领兰考百姓抗洪时大量的形体连续性造型组合等。剧目中个别场面的表演是生活化的,但不足以充分表现人物内心情感,因此,加强戏曲程式化的韵律美感,对程式和身段进行再加工、再创造,使其雕塑化、造型化,最终达到表演造型的诗化与写意性的完美统一。

  第二,音乐艺术的借鉴与化用。河南豫剧院三团完整保留了目前全国唯一一支中西混合管弦戏曲乐队。在剧目的音乐创作中,我和赵国安、李宏权、汤其河等音乐主创人员探索借鉴和化用歌剧的养分——大量加入歌剧元素,用背景音乐伴奏揭示剧情的转化和人物情绪的变化。如第三场“春打六九头”和全剧结尾伴唱等唱段,使豫剧和西洋歌剧的唱法有机结合。

  第三,舞台美术综合性效果的探索。在剧目的整体舞台美术设计中,我们进行了全方位的创新。如灯光的现代阐释和巧妙的运用、服装的符号意义和心理揭示作用、布景的象征意义等,特别是视频在剧中的充分运用,拓展了舞台空间,烘托了舞台气氛。

  所有这一切,就是要使豫剧现代戏《焦裕禄》好听好看、感人至深。豫剧现代戏《焦裕禄》荣获第十五届文华大奖,这是对我们剧组6年来努力的肯定。我们要以此为新的起点,创作出更多的好作品。

        转载《中国文化报》( 2016年12月08日 05版)

 

版权所有:河南豫剧院三团 电话:0371-63932735 邮编:450002 网站地图
地址:郑州市红旗路32号
网站技术支持:郑州中博奥 豫ICP备11016507号-1